Home arrow 最新杂志 arrow 综述篇 arrow 【独立金属音乐厂牌纪传史】
【独立金属音乐厂牌纪传史】 输出PDF 打印 E-mail
  moldbody   2017-11-22
独立金属厂牌都拥有自己的个性,他们旗下的乐队势必也与这个厂牌的品味相当。有些厂牌能够推动某种音乐风格的发展,有些厂牌成为乐迷心中的金属党支部,今天金属党 F.O.A.D.带你走入这些厂牌,八卦一下这些厂牌的轶事,长知识又愉悦心情。更重要的是,这篇综述还可以换一个名字——收藏唱片指南。 无标题文档

独立金属厂牌都拥有自己的个性,他们旗下的乐队势必也与这个厂牌的品味相当。有些厂牌能够推动某种音乐风格的发展,有些厂牌成为乐迷心中的金属党支部,今天金属党 F.O.A.D.带你走入这些厂牌,八卦一下这些厂牌的轶事,长知识又愉悦心情。更重要的是,这篇综述还可以换一个名字——收藏唱片指南


本期将先侃一下十个早期的独立厂牌,包括WITCHFINDER GENERAL经典收藏出处 Heavy Metal Records;唱片已变成天价的Mausoleum Records和Earthshaker Records;德意志敲击策源地Noise Records;独立厂牌大联盟,早期日产牌出处Gama Musikverlags;速度金属万岁Banzai;专坑本土老炮,包括ANVIL在内的Attic Records;金属女强人励志典型New Renaissance;悲情剧院签约的Massacre Records;坑蒙拐骗臭名昭著的Wild Rags。






Heavy Metal Records:此处留名,只为其名



  英国不列颠浪潮时期的一批厂牌中,Heavy Metal的名字或许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个,甚至超过了它的出品——在那个光景,看到有以“重金属”为名的厂牌,谁都感兴趣它发了哪些唱片。但,似乎除了新浪潮中的邪派高手Cloven Hoof,早期先锋Quartz,以及传统厄运的承前启后级大师Witchfinder General,Crust/Thrash开山怪Amebix,英国硬核朋克传奇Broken Bones以外,其他的乐队离“经典”二字似乎还有很长的距离。

  这个厂牌早期出品的7寸单曲大多是非常Lo-Fi,也非常地下的手绘简笔画封面,第一印象就给人以好感,但真正能拿的出手的唱片也就是上边介绍的那几个乐队了。还要提提其中的一个脑残封面,由不列颠浪潮的一份子The Handsome Beasts“贡献”,主唱Garry Dalloway在猪圈里与老母猪亲密依偎的温馨情景,便是乐队1981年的首张专辑《Beastiality》封面。

经典唱片:Witchfinder General《Death Penalty》、Witchfinder General《Friends Of Hell》、Cloven Hoof《A Sultan's Ransom》、Amebix《Monolith》





Mausoleum Records:别小看比利时


  和很多80年代初包括Neat等厂牌类似,比利时的Mausoleum也是由制作人发起的独立厂牌。老板Alfie Falckenbach是德国重金属乐队Killer、比利时重金属乐队Ostrogoth等几支乐队的制作人,为Killer发行乐队1983年专辑《Ready For Hell》的同时建立了Mausoleum。

  Mausoleum最著名的出品当属德国敲击金属元老Living Death的首张专辑《Vengeance Of Hell》,这张专辑可谓德国最早的敲击金属全长专辑,有着相当高的地位;德国重金属乐队Brainfever的首张专辑《Capture The Night》有着出众的技术和带劲的主唱等好乐队理应具备的要素,真正使之成就经典的是摆脱了不列颠浪潮影响,完全搞出了自己特色,并对未来流派发展具有前瞻性等重要意义;Ostrogoth的《Ecstasy and Danger》和同门Killer相比更金属而非摇滚化,强大的旋律编写使这张专辑具有可观的聆听指数。幸亏Mausoleum和乐队的关系使得这些优秀的声音得以在80年代过江之鲫般的海量唱片中留下自己的印记;德国资历最老的女唱将之一Doro Pesch的乐队Warlock在这里发行了首张专辑《Burning The Witches》;不列颠浪潮中题材最早涉及魔鬼题材的Witchfynde的第四张专辑《Lords Of Sin》也是在这里发表,但Mausoleum此时也濒临破产边缘,因而这张专辑是Witchfynde在80年代的绝唱。至于厂牌其他出品,还包括一些流行金属。90年代中期出版的Mausoleum经典系列全套一共48张CD,因而若非全集控,没钱没闲没耐心可别染指Mausoleum。

  Mausoleum只存在了短短的四年(1983-1986),之后的90年代德国出现了一个名字和标志都和Mausoleum一样的公司。而正是这家公司再版了上边介绍的Mausoleum经典系列。2001年,Alfie Falckenbach重启了“正宗”Mausoleum,向新老乐队敞开了合作的大门……

经典唱片:Living Death《Vengeance Of Hell》、Brainfever《Capture The Night》、Ostrogoth《Ecstasy and Danger》、Atlain《Living In The Dark》





Earthshaker Records:戛然而止的地震


   Earthshaker这个厂牌的前三张出品首版黑胶由比利时厂牌Mausoleum发行,分别是编号ES 4001的德国重金属乐队Steeler的同名专辑;ES 4002是前文提到的Living Death《Vengeance Of Hell》,只不过这个版本是经过了重新混音的;ES 4003则是Brainfever的《Capture The Night》,这三张都是著名的Mausoleum经典系列CD再版中最珍贵也最难得的几个极品。

  创办人Axel Thubeauville笔者没接触过,也不甚了解,但从他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几个厂牌来看,这货的确没有把事情做长久的计划和耐心。于是Earthshaker这个著名厂牌出品不到二十张就被搁置一边,他又成立了更出名的Shark Records。至于这些早已绝版的Earthshaker出品,则被Axel的新厂牌再版成CD。




Noise Records:德意志敲击策源地


  当你初涉德国乃至欧洲敲击金属历史时,最先接触到的乐队恐怕少不了德国敲击巨头之一Kreator。他们的唱片和Celtic Frost一样如今到处都可以买到——当然,是再版。这一批99年前后多次再版的经典专辑令人不禁感慨,经过这么多年,Noise Records当年和其他厂牌一样签下的大量金属乐队也就这么寥寥几支混出了头,卖出了最多的唱片。然而Kreator、Tankard等几个知名度最高的乐队早已脱离了Noise转投到其他规模更大的厂牌,而流失了这些摇钱树,靠着再版榨取最后油水的Noise本身最后也没能逃过关张大吉的命运。

  Noise的创始人Karl-Ulrich Walterbach早于1981年成立了Modern Music,那是美国地下硬核音乐最昌盛的时期,Walterbach的厂牌也在签约一批德语的硬核疯子。随着实力与资本的积累,他与美国的著名独立厂牌SST展开了联系与合作,接触到了一些美国出色的地下金属乐队,进而萌生了建立Noise的构想。1983年,这家记录着德国敲击金属辉煌历史的老字号终于得以问世。

  成立伊始,Noise和欧洲其他的独立厂牌一样都在与美国同行合作,从著名的Metal Blade引进了美国重金属乐队Bitch的首张专辑《Be My Slave》,正式编号N001,算是Noise的第一发炮弹。之后Noise开始了对本土乃至欧洲出色乐队发掘的大工程,次年的著名合辑《Death Metal》收录的四支乐队中有三位如今已是响当当的名角:德国老牌速度金属,日后以海盗题材为招牌的Running Wild;Celtic Frost前身,公认的早期黑金属先驱之一Hellhammer;早期玩硬朗的速度金属,后来成为超级大牌的Helloween。另外一支德国本土的传统重金属乐队Dark Avenger虽然早早夭折,但在当时和这些巨头也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如今境遇不同,只能怪命运的捉弄太残酷了。

  虽然Noise后来因为试图将一直在极端与先锋道路上前进的Celtic Frost强行包装成一个蹩脚的烫发金属乐队(那张“著名”的《Cold Lake》便是其产物)而饱受非议,但最初Walterbach和他的厂牌还是带有很强的理想主义色彩的。不然,放眼1984年的欧洲,哪家厂牌敢签下被《Kerrang》的评论家痛批一文不值的Hellhammer?更何况,Grave Digger、Rage、Voivod、Sabbat(英)、Sinner、Coroner、Turbo从这里起步,走向了各自事业的巅峰。Deathrow、Vendetta等二线乐队即便没能走得更远,却也在这里留下了令人难忘的经典。因而,Noise的贡献是划时代的,正如瓦特的蒸汽机促发了工业革命一样。

经典唱片:Hellhammer《Apocalyptic Raids》、Deathrow《Raging Steel》、Sabbat《History Of A Time To Come》、Vendetta《Go And Live... Stay And Die》,还有很多很多……




Gama Musikverlags:团结在伽马光下


   Gama Musikverlags GmbH成立于1980年,创始人为Peter Garattoni与Gunter Marek。准确地说Gama并不是一个唱片公司,它更像一个众多独立金属厂牌建立的联盟,集结在这团伽马射线之下的有众多德国80年代的短命厂牌,如Camel、Fusion、Scratch Records/Scratchcore、Hot Blood Records、Tales Of Thrash、Metrovynil、Software Music、Srilanca、Wave、Zellofon等。和这些厂牌聚集到Gama名下的则有Exumer、Angel Dust、Darkness、Necronomicon、S.D.I.、Tyrant、Stormwitch、Tokyo Blade、Sword、Carrion等一干猛将。

   Gama Musikverlags早期出品的CD由日本生产,因为稀有而成为收藏家狂热追逐的对象。由于属于早期的CD出版物,这些唱片的内页设计均沿袭了黑胶版本的样式,内页要么是白底黑字的歌词,要么就是厂牌的出品目录,封底则采用统一格式。其中部分唱片在其他公司(主要是Polyband和Laserlight Digital)的再版有着不同的封面,标题甚至曲目名称,尤以Darkness的《Defenders Of Justice》为例,就有两个分别题为《Bloodbath》或《Broken Heart》,尤其后者更是把曲目顺序都弄乱套了。

经典唱片:Exumer《Possessed By Fire》、Angel Dust《Into The Dark Past》、Darkness《Defenders Of Justice》、Necronomicon《Escalation》、S.D.I.《Sign Of The Wicked》





Banzai:速度金属万岁!


  有个段子,是说两个金属党为了一张唱片是哪个厂牌出的在吵架拌嘴。其中一个坚持认为:“别扯淡了,这他妈就是Banzai出的,不然我就把盘吃了!”很遗憾,这哥们儿最后必须要兑现自己的毒誓。不然,笔者就把这篇稿子吃了。

  Banzai是加拿大的著名独立厂牌,但这个厂牌大部分的工作在于引进和分销,而非签约乐队发唱片。创办人Michel Meese是个金属通,在圈子里交友甚广,在Slayer的《Hell Awaits》黑胶版附带的图片里就有他和这个后来的超级大牌一起拍的合影。Banzai的合作对象就有Metal Blade、Megaforce、Neat、Noise、Roadrunner等等大部分著名厂牌,这些工作对于加拿大金属圈的发展而言有着重要的意义。一些热衷收藏的死硬派也会对打上这个厂牌烙印的出品表现出极大的热情。


  虽然专营引进的买卖,但Banzai的陈年轶事依然很有传奇色彩。比如Michel Meese非常着迷于日本文化(抵制日货者勿扰),所以他给自己的厂牌起名为Banzai,即日语里“万岁”的意思。他找来朋友Paul Bellemare为厂牌设计了经典的字样和日本军旗背景下两个比剑的武士标志。每张Banzai的黑胶盘A面都是同一格式,底色有黑有白的唱片标题和曲目列表,B面则统一采用了上面介绍的厂牌图案。


  此外,打上Banzai标签的部分唱片其封面有一个特别的标志:经典的Speed Metal漩涡标记。这个地下圈子广为人知的,经常出现在各类海报和乐迷杂志上的东西是由Polygram总部的平面设计师Gunther Woschank设计。后来美国著名的地下极端金属厂牌Nuclear War! Now也曾使用过这个标志,而这个主意又是来自加拿大的黑金属先驱Blasphemy,他们将这个标志换上了Black Metal的字样。据说拥有这个Speed Metal标志的Banzai出品共有18张唱片,传说的一个版本是因为18等于6加6加6,或许是附会之言,总之会有人不顾一切地誓把这18张收齐。祝他们好运。

附:带有Speed Metal漩涡标志唱片一览表

BAM 1003 Hellhammer《Apocalyptic Raids》

BAM 1004 Destruction《Sentence of Death》

BAM 1007 Celtic Frost《Morbid Tales》

BRC 1925 Voivod《War and Pain》

BRC 1926 Thrust《Fist Held High》

BRC 1934 Bathory《Bathory》

BRC 1942 Destruction《Infernal Overkill》

BRC 1951 Kreator《Endless Pain》

BRC 1952 Warrant《The Enforcer》

BRC 1955 Bathory《The Return...》

BRC 1958 Running Wild《Branded & Exiled》

BRC 1959 Iron Angel《Hellish Crossfire》

BRC 1962 Tyrant《Mean Machine》

BRC 1965 Possessed《Seven Churches》

BRC 1970 Living Death《Metal Revolution》

BRC 1972 Kreator《Pleasure to Kill》

BRC 1973 Voivod《Rrroooaaarrr》

BRC 1986 Cryptic Slaughter《Convicted》







Attic Records:专坑本土老炮


  事实上,即便没有那个煽情痕迹明显的纪录片的作用,Anvil的“加拿大金属之神”名头照样无需加注引号,货真价实的牛逼。这段让人回忆起来就想骂娘的历史对于这样一个与Exciter、Razor一同开辟了加拿大金属天地的角色而言,除了时运不济,恐怕也如纪录片中某位名宿所说的那样,狗屎一样的公司宣传工作毁掉了Anvil本来可以无限光明的“钱”途。

  事实上他们的东家并非无名破厂,成立于1974年,出品过很多经典唱片,不拘泥于专一风格的Attic Records也给予了彼时尚属新鲜事物的重金属以认可。经历过打口时代的读者,尤其听金属的同志也肯定在若干张磁带上见过这个厂牌的标志。可惜这个厂牌虽然命硬也有实力,但金属音乐始终不是他们的重点工作对象,因而无论是Attic还是它的子公司Viper旗下纵有一批猛将,却无法令他们得到应有的地位和知名度。尤其是收藏家更能体会到的一点,除了见识多广的老油条,菜鸟们有几个记得他们出品的唱片究竟有哪些版本?

  捎带提一下,戏仿恶搞界的天才 "Weird Al" Yankovic也曾在这里发过唱片。

经典唱片:Anvil《Metal On Metal》、Razor《Evil Invaders》






New Renaissance:金属女强人励志典型


  80年代初成立于洛杉矶的重金属乐队Hellion(捣蛋鬼)的女领班Ann Boleyn(原名Anne Hull,化名则取自英王亨利八世的第二任妻子)是金属圈中资历最老的几位女性乐手之一,但与那些站在前台仅仅让人惊掉了下巴的或性感,或凶猛的母兽不同,Ann Boleyn同时经营着一家独立厂牌,进行着推广新人和传播新声等比台前演出更为辛苦的幕后工作。她与自己一手创办的New Renaissance为北美金属音乐发展作出的贡献如今已得公认。


  1984年成立的New Renaissance可谓美国本土最早的独立金属厂牌之一。Ann Boleyn的乐队Hellion当时已非小角色,英国的《Kerrang》等著名重型音乐媒体均对其评价很高,但在美国本土乐队甚至无法得到一份唱片合约。Ann一怒之下干脆卖掉了自己的车和乐器,利用这笔有限的启动资金自办厂牌并发表了经典的合辑系列《Speed Metal Hell》,参与其中的乐队包括了一批初出茅庐,日后名满天下的大腕如Whiplash、NME、Artillery、Flotsam & Jetsam、Anvil Bitch、Savage Steel、Wehrmacht、Dream Death等,引进了一些当时主流金属市场根本无暇顾及的狠角色如Bathory、Sepultura。与Megaforce幸运的夫妻档相比,单枪匹马的Ann Boleyn所做的是根本赚不了几个钱,连宣传都捉襟见肘的地下买卖。正因为如此,她理应得到全美金属人士的一致敬意。

  但是,美国音乐产业有着欧洲同行所无法想象的,运转一如忙于工作的美国白领般充满了竞争的残酷。在这样的环境下发展独立厂牌的艰辛可想而知,New Renaissance虽然造就了一批在地下圈子颇具影响力和开创性的速度/敲击金属,但其知名度却并未穿透地下的堡垒,和那些倒在商业大亨屠杀音乐的刑场上逝去的老一批Kvlt金属苦命人们一起被埋在了历史的灰烬之下。很多这个厂牌的出品早已踪迹难寻,对于入门级乐迷而言,New Renaissance最具知名度的出品恐怕也只有被多次再版的美国死亡金属先驱之一Necrophagia的《Season Of The Dead》了。

  进入90年代,随着金属业界的萧条,Ann Boleyn将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个人生活与学业中。她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就读北欧语言专业,并获得了语言学位,随后几年又拿到了法学学位。在从金属女将转型为高材生的这些年里,她一直没有放弃对金属乐的感情。同样来自加州,同样有着著名的女吼Dawn Crosby的敲击金属乐队Detente因为主唱的离世而无法继续前进,Ann Boleyn此时挺身而出借过麦克风,帮助乐队完成了2008年间的多次现场演出。今年8月,沉寂已久的Ann Boleyn决定出山组建自己的新乐队,乐队暂定名为Boleyn。

经典唱片:Savage Steel《Begins With A Nightmare》、Wehrmacht《Shark Attack》、Dream Death《Journey Into Mystery》、Blood Feast《Kill For Pleasure》





Massacre Records:名不副实


  Ann Boleyn和她的乐队Hellion进入新世纪之后唯一的新专辑《Will Not Go Quietly》是在德国的Massacre Records旗下发行的,有趣的是,Massacre成立的年代,正是Hellion步入停滞,主流金属走入低谷,地下极端金属星火燎原的岁月。1991年,主流乐界的目光都集中在来自西雅图的Nirvana“意外”成功的那张《Nevermind》,烫头金属们都在为失宠而无助之际,一部分敲击能手剪短了头发,和着Metallica的同名黑专辑的歌声大步走向小康生活,另一部分则遁入地下深渊酝酿更极端的复仇。这一年出品的金属音乐是最难为之归类的,黑死敲兼而有之的特点为接下来极端金属各类风格的分化和发展埋下了伏笔。

  Massacre Records于这一年成立于德国巴登-符腾堡地区的Abstatt。虽然这个厂牌有着彪悍的名字,但签约的乐队都是一些与极端金属印象相去甚远的乐队,其中最有名的当属挪威最早开创美女猛男配模式的Theatre Of Tragedy,以及后来退队另组Leaves' Eyes的金发女郎Liv Kristine的老公Alexander Krull的旋律死亡金属乐队Atrocity。考虑到Paradise Lost开创的带有死亡金属色彩的哥特金属流派正是起源于彼时,Massacre也算是扮演了开路先锋的角色。其后厂牌还签下了一些不错的民谣金属如Skyclad等。当然,厂牌历史销量记录的保持者还是Theatre Of Tragedy与Atrocity。






Wild Rags:……


  Wild Rags是美国地下金属圈另外一个历史颇早的独立厂牌,于1986年成立于阳光明媚的加州蒙特贝罗。关于这个厂牌有着太多的传奇故事,当然,不可不提地下金属圈最著名的Asshole(笔者实在想不出其他更合适的词来形容这个狗娘养的),Wild Rags的老板,墨西哥人Ricardo Campos。只要搜索关于他的厂牌相关信息,总会看到在他的大名前有个固定的修饰,或者说准确地概括他本人的定语:臭名昭彰。

  早年间Wild Rags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唱片店中的一个,和圈子里的活跃分子一样,Ricardo也会和很多乐队通信,办自己的乐迷杂志。许多进入90年代后发展起来的独立金属厂牌老板也是这么做的,比如偏重于速度/敲击金属以及硬核音乐的F.O.A.D.(硬核音乐最著名的口号之一“Fuck off and Die”的缩写)厂牌。1987年,Wild Rags为本地同城的速度金属乐队Necrophagia发表了第一张同名12寸EP(当然不是著名的那个Necrophagia)。真正让Wild Rags名声大振的还是1990年签约的BlasphemyNuclear Death,前者的《Fallen Angel Of Doom....》与后者的《Bride Of Insect》时至今日仍是极端金属乐迷津津乐道的话题,同期发表的佛罗里达敲击金属乐队Hellwitch的《Syzygial Miscreancy》也是一张乐迷必收的Kvlt经典。

  Wild Rags还先后为Impetigo、Brutality、Order From Chaos、Blood、Mordor、Crucifer、Resuscitator、Deeds Of Flesh、Internal Bleeding、Sigh乃至Emperor等一批颇具影响力的乐队发行过早期作品或正式专辑。但很遗憾,以这样的阵容和规模,换到欧洲或许早已就做大成Osmose那样规模的名厂,无奈Ricardo这厮压根不懂得利用资源与长远经营,为了蝇头小利(诚然,搞地下极端金属的买卖,本来就赚不了几个钱)骗乐迷,骗乐队,连Blasphemy这样的狠角色都没能拿到第一张专辑应得的报酬,转投Osmose,各种问题积累的恶名导致Wild Rags旗下的著名乐队大都找到了更好的东家,临走都要留下一句粗口答谢Ricardo曾经为他们提供的一切狗屎般可有可无的帮助。当然,这样的厂牌最后自然像放了个屁一样,慢慢就消散得被人遗忘了。

  关于Ricardo后来的归宿众说纷纭,笔者听到过的最好笑的有好几个,一个说他因为逃税被抓进了监狱,可信度虽不大,但体现了大部分被他恶心到了的金属党心中强烈的愿望;一个说他已经仓皇逃回了老家墨西哥,曾经签约他旗下的Sadistic Intent成立了个自己的厂牌Dark Realm,把他们从政府那里购回的Wild Rags被没收的大部分库存痛快大甩卖;还有一个说法,Ricardo有个女儿,到处看演出混圈子,寻找目标伺机套话向对方兜售自己老爹积压的库存……

经典唱片:Impetigo《Ultimo Mondo Cannibale》、Order From Chaos《Stillbirth Machine》、Nuclear Death《Bride Of Insect》、Crucifer《Festival Of Death》、Resuscitator《Iniciation》



(未完待续)

(F.O.A.D.)


【十大必知金属唱片公司】: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5OTI2NDAwMw==&mid=209857871&idx=1&sn=82fa7f189382f81b6cb733660adbc3c4#rd


< 上一篇   下一篇 >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