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arrow 最新杂志 arrow 乐队(Band) arrow 【走进天津地下乐队】太多说教,这里只为最纯粹的听觉刺激
【走进天津地下乐队】太多说教,这里只为最纯粹的听觉刺激 输出PDF 打印 E-mail
  moldbody   2017-11-23
极端音乐曾经是非常地下状态的,不为人所知的。随着互联网络的爆炸,也被越来越多人认识。很多音乐听着听着就成了小资文艺青年标榜另类和个性的标签。然而有一些乐队用他们的音乐让这些人望而生畏。一直以来,这种音乐类型都是以非常地下的状态存在。很多人会质疑他们的音乐,甚至他们的人生态度。 极端音乐曾经是非常地下状态的,不为人所知的。随着互联网络的爆炸,也被越来越多人认识。很多音乐听着听着就成了小资文艺青年标榜另类和个性的标签。然而有一些乐队用他们的音乐让这些人望而生畏。一直以来,这种音乐类型都是以非常地下的状态存在。很多人会质疑他们的音乐,甚至他们的人生态度。 天津的暗狱戮尸乐队从未放弃,带着他们的新专辑《血块潮吹》(A Blood Clot Ejaculation)汹涌而来,国际化的录制和后期工作,专业设计,欧洲,美国和大陆同步发行… 据我所知,这是第一次有中国乐队以如此正式的形式制作了一张彻头彻尾的血块僵尸题材的的残酷死亡金属作品。 让我们来采访这样一支“凶悍”的乐队,对他们的人生态度和音乐概念一探究竟。 “入狱”时间(开始听金属的时间): 东达(主唱)2004前后,大一 何稷(吉他手)1997年,幕后黑手:NIRVANA->SLAYER->PANTERA->KORN,DEVOURMENT; 曹岩(贝司手)17、8正值青春好年华 许择狱:…… “入狱”导师: 何稷:PANTERA,DEGRADE,BIG END BOLT,NAPOLEON SKULLFUKK,FETAL DECAY 曹岩:早期DEVOURMENT式的德克萨斯残酷死 东达:中期SEPULTURA,早期ABOMINABLE PUTRIDITY 许择狱:…… “监狱”体制: 许择狱:遭到主流音乐节及演出排斥 其他成员表示:不妥协,要中国式的变本加厉 “狱外”私生活: 许择狱:音乐形式只是形式而已不会代表我做人的风格生活中我还是一个热爱生活爱护动物、乐观幽默的人,哈哈 东达:我们是一些正常人,哈哈。这里面有一个很哲学的问题,比如说,功夫电影迷一定是暴力狂吗?僵尸电影迷一定是变态狂吗?其实不是,人类的表象和意识还是有差距的,我们只是把当下生活压力大的人们潜意识里面不敢大声说出来的东西表达出来了而已。 曹岩:乐队成员都是相识十年以上的好兄弟,这个也是我们比较团结,坚持到现在的原因吧。平时大家每周都会聚在一起吃饭聊天,每个人都是搞笑的高手,段子层出不穷。 何稷:都说完了吧,该我说说了。我...应该算是个变态的人。哈哈,玩笑啦,我心地善良为人正直 百分百符合金牛座的人该有的性格。是我个人有一些兴趣爱好确实和一般人不太一样。比如A片,我还是不喜欢一本道那种大公司的作品,我个人更喜欢一些意大利地下导演的小片...粗糙又变态,有意思... 既然是这样,那么何老师来推荐几个意大利导演吧? 何稷:这几个导演也算是里程碑的人物了,我和东达都特别喜欢。。Lucio Fulci,UmbertoLenzi,Riccardo Freda,Pier Paolo Pasolini,其实我个人最最喜欢的还有新西兰的群尸玩过界,记得那是上小学的时候,看录像带,那会翻译的名字好像叫支离破碎,哈哈… 媳妇女友们的态度? 曹岩:说实话我妻子对这种音乐不是很接受,但是也不反对我。倒是我的父亲很喜欢我们的两首歌,这让我十分骄傲。 何稷:我媳妇和我闺女 觉得 我挺棒的 她们虽然不太懂这种音乐,但是总体来说还算是支持吧 ,我算挺幸福的一个人。。哈哈、、 东达:对于我搞乐队,我爱人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她本身并不喜欢金属音乐,不过她拥有非常棒的音乐鉴赏能力!她对于新专辑的评价是:节奏感很棒!好像僵尸广场舞配乐! 许择狱:…… 天津狱啥个样子? 东达:圈子没扩大,乐队多不少,硬设备有发展,意识理念还有差,天津也有自己的Livehouse,狱友们很开心 曹岩:……以前都是骑自行车去租的平房排练,冬天透风、夏天漏雨,设备也十分廉价,但是那段时光确实是一段难玩的回忆…… “狱中”最新劳动成果包装: 乐队最新专辑《血块潮吹》(A Blood Clot Ejaculation) 东达:Slamming brutal death metal 作为一种“舶来”的音乐形式,有着它自己独特的审美标准以及内涵文化。因此,我们决定在专辑制作的方方面面都要采用与国际相同的标准。 何稷:现在全世界的著名Slamming乐队的封面,不夸张的说,有90%都是出自奥地利极端艺术家Matthias Auer(Mottla Art)之手,我们关注这位极端艺术画家已经很久了,能够实现这个梦……感慨ing 曹岩:LOGO的设计出自美国的知名设计师 Nev(Gruesome Graphx),当时我们要求乐队新Logo必须由“暗狱戮尸”四个中文汉字组成,表明乐队的一种思路和态度。封面的设计师MOTTLA-ART,相信熟悉极端金属的朋友一定不会对这个名字陌生,Abominable Putridity、Vulvectomy、Disfigurement of Flesh、Traumatomy等乐队的经典专辑封面均出自他手。(期间各种感动) 暗狱戮尸原形毕露: 东达:暗狱戮尸的音乐里面没有“说教”的成分,没有许多乐评人津津乐道挂在嘴边的“意义”与“情怀”。暗狱戮尸只提供最纯粹的听觉刺激,我们只负责调动你耳膜深处最原始的冲动,让你在操蛋的生活中能痛快的说一句“真他妈刺激”就够了。 何稷:我觉得现在大家生活的都挺辛苦,这是真心话,我不想让他们回到家再去考虑太多要传达给他们到底什么内容,就像东达说的一样,听着痛快,爽,发泄... 这真的就够了。就好比你去歌厅找小姐,你不会考虑如何和她调情,你只需要让她给你好的服务,让你爽到家就OK了,对吧? 恶搞赵先生的“东北小品王”: 何稷:小时候看过这个小品以后,就觉得这一句话其实非常的变态,扭曲,和惊悚。真心特别给中国孩子们心里留下一些阴暗的结,可是咱们这些喜欢极端艺术的孩子们,恰恰又对这种文化感兴趣,所以,这也算是实现我从小的一个梦想。 “狱中”美好回忆: 东达:熬夜,痛苦,哪有什么趣事啊,哈哈!不过采样的制作还是很享受的,从素材剪切到后期合成,我用到了各种可以实现的采样手段,包括电影片段、幻日主场的客串vocal,然后实地录制的包括:我家楼下的狗、我家门口的高铁站、天津机场的航班起飞、包括医院的停尸房空调,我把这些大杂烩放到logic里面编辑,整理,调变,就是想体现出真正的“暗狱戮尸”的感觉。 曹岩:当后期混音的第一首作品出炉时,我记得天还没亮何稷就微信把我们都喊起来了,看的出来他应该是一宿没怎么睡,哈哈。其实我们都很激动。 话说乐队的新专辑邀请到国外的调音师负责专辑母带处理: 乐队成员无比满意,只有曹岩说出了真心话:我们经常在Facebook上调侃他,当然他最感兴趣的还是我们寄给他的天津特产。 暗狱戮尸乐队采访完整版 暗狱戮尸的几位成员,你们好!先来给大家介绍一下乐队的阵容,以及你们最近的状态吧。 东达:你好!首先非常感谢XmusicK(极端音乐网络版),作为中国最专业的重型音乐传播媒介,你们付出了很多。我算是暗狱戮尸的新成员,不过我和暗狱的兄弟们也有10年多的交情了。大家在一起都互相认识,从2005年开始大家就都保持着联系。我原来也组建过几支极端金属乐队,比如痢疾变形虫和Coprolagnia。这次能够加入暗狱,我也非常开心。 何稷:乐队上进入了15年以来非常棒的阶段和状态,大家热情高涨,这还要感谢伟大的共产党,没有伟大的党,就没有美好的生活,没有美好的生活,哪有心思玩乐队? 择狱:同意,同意。 先聊聊你们刚刚发行的新专辑《血块潮吹》(A Blood Clot Ejaculation),我注意到你们这次的新专辑不管是封面设计,还是乐队的标志设计,都专门邀请了国际水准的专业设计师,来给我们介绍一下他们吧?告诉我们封面背后的故事吧。 东达:Slamming brutal death metal作为一种“舶来”的音乐形式,有着它自己独特的审美标准以及内涵文化。因此,我们决定在专辑制作的方方面面都要采用与国际相同的标准。这包括专辑封面以及logo的设计,这不仅是一种专注的态度,更是出于对乐迷的尊重。并且我们也很高兴能够找到领域内最顶尖的画家来为暗狱戮尸操刀绘制封面和logo,金属音乐是无国界的,你很难想象暗狱戮尸的中文logo是出自欧美画家之手,它看起来毫无违和感,我们都非常喜欢。 何稷:现在全世界的著名slamming乐队的封面,不夸张的说,有90%都是出自奥地利极端艺术家Matthias Auer(Mottla Art)之手,我们关注这位极端艺术画家已经很久了,能够实现这个梦,其实到现在,大家还都不敢相信。 曹岩:LOGO的设计出自美国的知名设计师 Nev(Gruesome Graphx),当时我们要求乐队新Logo必须由“暗狱戮尸”四个中文汉字组成,表明乐队的一种思路和态度,当成品出炉时我们都十分满意。你很难想象这四个汉字出自一个外国设计师之手,他干得真是棒极了!封面的设计师MOTTLA-ART,相信熟悉极端金属的朋友一定不会对这个名字陌生,Abominable Putridity、Vulvectomy、Disfigurement of Flesh、Traumatomy等乐队的经典专辑封面均出自他手。他是我们十分尊敬和仰慕的极端艺术家、画家,此次专辑封面由其亲手为暗狱戮尸打造,封面设计灵感完全出自他对我们音乐的理解,整个画面和情节的构思让我们十分震惊与折服! 很多人对于极端音乐所表达的价值观有疑问,你认为你的乐队想要传播给听众的信息是什么?你们是一种娱乐心态还是非常严肃地传播一种价值观念。 东达:从我的角度来看,很明显,暗狱戮尸的音乐里面没有“说教”的成分,没有许多乐评人津津乐道挂在嘴边的“意义”与“情怀”。暗狱戮尸只提供最纯粹的听觉刺激,我们只负责调动你耳膜深处最原始的冲动,让你在操蛋的生活中能痛快的说一句“真他妈刺激”就够了。意识形态方面,我们在每首歌曲之中,都试图为听众营造出一个画面和场景,让大家在聆听时仿佛置身其中,用自己的想象力去填充这个场景,可以说,每一个暗狱戮尸的听众都参与到了歌曲本身的二度创作,因为我们给了乐迷充分的想象空间去构建他脑海中的听觉影像。 何稷:我觉得现在大家生活的都挺辛苦,这是真心话,我不想让他们回到家再去考虑太多要传达给他们到底什么内容,就像东达说的一样,听着痛快,爽,发泄... 这真的就够了。就好比你去歌厅找小姐,你不会考虑如何和她调情,你只需要让她给你好的服务,让你爽到家就OK了,对吧? 曹岩:没错,他们说的很对,但是任何一种音乐或艺术形式的存在都具有实际的价值和鲜活的生命力,我们对待音乐的态度其实非常严肃认真,用非常态的表现形式带给听众的不单单是感官上的刺激,也有对人性的理解和态度。 关于唱腔,也有很多听众有疑问,因为根本听不清楚,你们是严格按照歌词来演唱吗?为什么要有两位主唱?你们的两位主唱是如何分工和配合的? 许择狱:唱腔还是比较明显的水喉、哨喉等等。专辑里有翻唱作品就是严格的按照歌词演唱,我们自己的作品没有什么歌词。其实完全可以把唱也当做一种乐器去听,新歌我们会加入一些歌词表达一些我们想说的话,以及对人性的一些看法。 东达:我们在每首歌曲之中,都试图为听众营造出一个画面和场景,让大家在聆听时仿佛置身其中,用自己的想象力去填充这个场景,双主唱正好能够满足这个场景之中必备的一些基本要素,你可以将它理解为一部舞台剧的两位主角,充斥着对峙与张力,戏谑和冲击;或者是两件人声乐器,一唱一和,一高一低,互为补充,丰满了整个的声响结构。 你们在很多歌曲中都使用了采样,其中竟然有“东北小品王”赵先生的一段(大家可以找他们的专辑来听一听),被你们处理的阴森恐怖,这个创意是怎么来的?是为了搞笑吗? 何稷:我来说一下吧哈哈,我小时候看过这个小品以后,就觉得这一句话其实非常的变态,扭曲,和惊悚。真心特别给中国孩子们心里留下一些阴暗的结,可是咱们这些喜欢极端艺术的孩子们,恰恰又对这种文化感兴趣,所以,这也算是实现我从小的一个梦想。 东达:我还记得当时何稷创作好《电体》这首歌的时候,大家专门就为这首歌赋予怎样的一种气氛进行过讨论。最后曹岩想出了一个很酷的故事,大概是一个乡村变态连环杀手的末路之旅,于是就有了这段采样以及歌曲中间的那段长笛演奏的巴赫赋格。 曹岩:说的我貌似挺变态。哈哈哈,不过我喜欢。 你们这种类型的音乐在音色处理上十分特别,区别于一般的极端音乐,你们在乐器选择和效果器方面有什么特殊的嗜好? 东达:我记得何稷用的是Ibanez的7弦外加Dimarzio拾音器,录音的音箱这次用的是Peavey 6505+Mesa 封闭的212箱体,话筒是一支SM57,吉他没有任何其他的效果了。贝司是Spector直接进我的Apogee DUET2声卡,中间用了一个Radial的DI盒做了阻抗匹配,后期的贝司效果全是用的KPA做的re-amp。录唱用的话筒一支是Blue的bluebird,另外一支是Shure的SM58。我在现场时会用一个Roland的VT-3做live pitch的调整。 何稷:现在大家都三十多岁了,生活条件要好于小时候刚开始玩乐队那会了,既然大家有条件了,就更应该好好服务于音乐,好的乐器和好的录音条件是必须的,不是为了国际化而国际化,这一点是我们的宗旨,不说国内,我觉得其实国外的极端音乐圈子也比较不成大器,再极端的音乐它也是音乐,也是我们的孩子,也需要我们用心的照顾和付出,尤其国外玩乐队,比咱们中国人要舒服一百万倍了,无论是买好的乐器,还是金属氛围,还是经济条件,可是他们其实并没有完全用心去对待音乐,这一点,从我们这就必须给它打破,虽然咱们没有欧洲人有钱,但是我们还有东方人特有的骨气和气魄。。。 在这张专辑的录音和制作过程中,有什么特别难忘的趣事么? 东达:熬夜,痛苦,哪有什么趣事啊,哈哈!不过采样的制作还是很享受的,从素材剪切到后期合成,我用到了各种可以实现的采样手段,包括电影片段、幻日主场的客串vocal,然后实地录制的包括:我家楼下的狗、我家门口的高铁站、天津机场的航班起飞、包括医院的停尸房空调,我把这些大杂烩放到logic里面编辑,整理,调变,就是想体现出真正的“暗狱戮尸”的感觉。还有翻唱deicide的这一首,2分03 秒到2分14秒处,原曲是用吉他做的摇把特效,我们的这一版其实是用code客串的vocal音轨调变而来的,听起来毫无违和感是吧,哈哈。 曹岩:当后期混音的第一首作品出炉时,我记得天还没亮何稷就微信把在我们都喊起来了,看的出来他应该是一宿没怎么睡,哈哈。其实我们都很激动。 在新专辑的特别版本中,你们还有几首特别混音版本,把音乐处理成律动像舞曲一样的风格,这样的灵感来自于哪里?你们希望什么样的人群会喜欢这些音乐? 东达:我们都很喜欢比如战车、MINISTRY、HOCICO、KMFDM这类的EBM、工业金属音乐,另外我们也认为暗狱戮尸的声音特点很大程度上来自于这种强弱拍层次异常分明的逐层递进,这其实与EBM音乐,工业金属音乐有着异曲同工之处,因此我们决定尝试用更加电气化的处理方式对歌曲的律动进行重新演绎,最终的效果如大家所见,我个人很喜欢。据我所知,不少的重型音乐乐迷朋友在音乐选择上都会有“跨界”,我们这次也希望藉此能给大家带来一些不一样的感觉。 许择狱:这是一个尝试也许以后会有更多的想法我们本身就喜欢一些电子作品这么做也希望能吸引一些喜欢电的年轻人来关注我们的音乐,关注极端音乐。 这次你们的新专辑也邀请到了国外的调音师来负责专辑母带处理,你们是怎么配合工作的?对最终的效果满意吗? 东达:非常满意!Antropocide studio充分并且超额地完成了我们交给的任务,正如我前面所讲,Slamming Death Metal是舶来品,你必须用国际通行的标准去对待它,它才能带给你国际通行的水准。我们通过邮件、聊天工具沟通,一来一回,非常高效。 何稷:无敌满意,就连 Ivan 录音师自己也是非常喜欢这次的作品。在这次的作品中,他呕心沥血,汗滴禾下土,付出了200%的超能力,哈哈,他说他对于这张专辑没有任何的瑕疵和遗憾了,我个人就更没说的了,完完全全的我个人超级喜欢的音色和饱满度,无敌牛逼。 择狱:你应该看看当时我们第一次听到时的表情真的被吓到了。 曹岩:他真的是一个魔术师!我们经常在Facebook上调侃他,当然他最感兴趣的还是我们寄给他的天津特产。 --- 关于乐队 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现在演奏的这类 Groove, Slam Death Metal 音乐风格的?就我所知,国内玩这类音乐的乐队并不多,大多是单人玩票性质的乐队,像你们这样,又演出,又正式发行专辑的似乎并不多见。 东达:接触死亡金属大约是在我上大一的时候,2004年前后吧。话说Xmusick的前身《极端音乐》杂志也给了我很大的启迪。其实slamming brutal death metal并不简单,他需要完整的创造和执行,无论是一个人,还是四个人,只要认真地执行这套体系流程,就不能叫“玩票”。你的和弦、riff可以简单粗暴,但是绝不能空洞,这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很可惜,有一些不负责任的粗制滥造的作品充斥其中,破坏了大家的整体印象。暗狱戮尸一直是以很认真的态度在创作,所以在里面就显得有些鹤立鸡群了,呵呵。 何稷:我是从1997年开始的,那时候喜欢涅槃,后来很喜欢Slayer,然后就接触到了我心中的神 - PANTERA...2000年既听KORN 又听DEVOURMENT... 曹岩:大概是17、8岁就开始喜欢这种音乐风格,其实暗狱戮尸走到现在是我们一种音乐态度和信念的写照,不管是做什么事,希望能做到最好。 你们的风格受那些乐队影响比较大? 何稷:PANTERA 哈哈哈!我心中的神… 我个人还非常喜欢DEGRADE,BIG END BOLT,NAPOLEON SKULLFUKK,FETAL DECAY等等。。。 曹岩:熟悉我们的乐迷都知道早期乐队的风格还是类似的DEVOURMENT式的德克萨斯残酷死,近几年我们的思路和创作理念有了很大改变,一种音乐风格要想持续具有生命力和市场亲和力,就要在发展的瓶颈期寻求突破。近年来我们听了许多国外同类型乐队的作品,包括和国外的乐手、乐迷进行交流,通过结合自身的特点,在音乐理念上不断创新,同时也希望将音乐做得更加国际化。新专辑是我们这几年改变后的一次尝试,也希望获得更多乐迷朋友的认可和青睐。 东达:我个人喜欢中期的SEPULTURA,早期的ABOMINABLE PUTRIDITY。所以给出了一些混合建议。哈哈。 乐队在演出时一直都是使用鼓机,或者配置好的程序演出,是否考虑过用真人鼓手? 东达:据我所知鼓手的问题已经解决了,这个秘密马上会和大家分享的,请大家瞪大眼。。。 你们是否因为歌词,内容受到外来的压力?比如演出场所,或者宣传单位? 许择狱:当然有,肯定的。一些主流的音乐节或者演出会排斥。。 东达:随着暗狱戮尸的逐步发展,我们也意识到了这类问题正在日益向我们逼近,因此我们也在尝试进行调整,尽量让我们构建的音画场景符合更多数人的审美标准。 曹岩:因为一些敏感信息的因素,我们在平时演出、宣传上肯定会遇到一些阻力,但是这些困难都不会成为我们退缩的理由。 何稷:我们选择的不是妥协,而且中国式的变本加厉。 平时生活中,你们自己是一些什么样的人?也会迷恋暴力和色情吗? 许择狱:音乐形式只是形式而已不会代表我做人的风格生活中我还是一个热爱生活爱护动物 乐观幽默的人,哈哈 东达:我们是一些正常人,哈哈。这里面有一个很哲学的问题,比如说,功夫电影迷一定是暴力狂吗?僵尸电影迷一定是变态狂吗?其实不是,人类的表象和意识还是有差距的,我们只是把当下生活压力大的人们潜意识里面不敢大声说出来的东西表达出来了而已。 曹岩:乐队成员都是相识十年以上的好兄弟,这个也是我们比较团结,坚持到现在的原因吧。平时大家每周都会聚在一起吃饭聊天,每个人都是搞笑的高手,段子层出不穷。 何稷:都说完了吧,该我说说了。我...应该算是个变态的人。哈哈,玩笑啦,我心地善良为人正直 百分百符合金牛座的人该有的性格。是我个人有一些兴趣爱好确实和一般人不太一样。比如A片,我还是不喜欢一本道那种大公司的作品,我个人更喜欢一些意大利地下导演的小片...粗糙又变态,有意思... 既然是这样,那么何老师来推荐几个意大利导演吧? 何稷:这几个导演也算是里程碑的人物了,我和东达都特别喜欢。。Lucio Fulci UmbertoLenzi Riccardo Freda Pier Paolo Pasolini 其实我个人最最喜欢的还有新西兰的群尸玩过界,记得那是上小学的时候,看录像带,那会翻译的名字好像叫支离破碎,哈哈… 你们的家人,特别是妻子,女朋友对你们的音乐有什么特别的评价和反应吗? 曹岩:说实话我妻子对这种音乐不是很接受,但是也不反对我。倒是我的父亲很喜欢我们的两首歌,这让我十分骄傲。 何稷:我媳妇和我闺女 觉得 我挺棒的 她们虽然不太懂这种音乐,但是总体来说还算是支持吧 ,我算挺幸福的一个人。。哈哈、、 东达:对于我搞乐队,我爱人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她本身并不喜欢金属音乐,不过她拥有非常棒的音乐鉴赏能力!她对于新专辑的评价是:节奏感很棒!好像僵尸广场舞配乐! 天津的地下圈和当年你们刚开始做音乐的时候有什么变化吗?你对今日的天津地下音乐发展状态怎么看? 东达:从我个人的角度我看到整体圈子的规模并没有扩大,不过个体乐队的发展肯定是比若干年前进步多了。包括乐手的技术、设备、生活状态,都比起我们当年开始玩乐队的时候强太多了,这本身也是得益于国家整体经济水平的发展吧。不过,说实话,意识方面我发现大部分的乐手乐队还是和国外存在着难以逾越的巨大的差距。从未来的角度,我很看好这个圈子未来的发展,你看,“派”现场开业之后,天津也终于有了专业的livehouse,只要你有热情、有作品,各种乐队都有了可以施展自己的舞台,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不过再啰嗦一句,想发展,我认为大家如今最需要进补的,就是意识及思维方式。毕竟,做音乐不是练杂技,光有技术,那叫熟练工,你必须要有相应的成熟的音乐理念和艺术思维去创造,这才是真谛。 曹岩:现在做音乐的条件比当初刚开始玩乐队的时候要强太多,以前都是骑自行车去租的平房排练,冬天透风、夏天漏雨,设备也十分廉价,但是那段时光确实是一段难玩的回忆。现在天津的地下音乐可以说并没有形成一个圈子,很多老乐手或乐迷因为工作、家庭的原因远离了地下音乐,十分遗憾。 如果可以改变,你认为中国摇滚乐,重金属音乐文化如果要发展,最需要做的是什么? 东达:一方面:主流媒体的关注。这是我想说的,在中国,主流媒体拥有着垄断性的优势传播地位,不过目前来看,至少主流媒体自身从业者里面,都缺少真正懂,真正了解金属文化,金属音乐的人,这是阻碍中国金属音乐、金属文化发展的非常大的问题。另外一方面,要把金属文化从一线城市往下沉,从北方向南方辐射,从“圈内”向“圈外”辐射,这就需要像XMUSICK这样的专业金属传媒的出现,还要有更多的线下的活动,比如走进高校,比如走进一些主流音乐节或者媒体主动宣传自己等等。并且这个圈子需要更开放,需要主动走出去吸收新鲜血液,而不是三两成群,四五扎堆,谁也瞧不起谁。只有大家一起齐心协力,才能真正有可能形成一定程度上的“文化现象”。 曹岩:坚持和创新。 何稷:我就说一点,就是必须团结… 此处省略一万字。 乐队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会一直坚持这种音乐风格做下去吗? 东达:我们现在已经开始准备明年的EP了,这会是一张包含了新歌和翻唱的唱片,在里面我们会向SEPULTURA,PANTERA,BLACK SABBATH,DEEP PURPLE 等先驱致敬。后续的风格会在延续中保持迭代与更新,我们希望让大家都能看到暗狱戮尸每一步走过来的变化。见证我们的成长。 祝乐队新专辑大卖,越走越好! 曹岩:谢谢!也祝极端音乐、666RockShop越办越好! 何稷:王哥,咱们也是15年的交情了,对于您的为人,我还是要大声的对大家说八个字,和蔼。谦虚。专业。分享。。大家多去666rockshop玩店主超赞的。。。 东达:祝xmusick越办越好,生意兴隆! 择狱:yeah....thank you very fucking much...and hope everyone love ourband forever... https://www.facebook.com/thedarkprisonmassacreofficial http://weibo.com/anyulushi ——————————————————— 唱片、T恤、帽衫、帽子、布标、挂旗、钥匙链、项链、戒指等饰品 数千种摇滚金属周边尽在 xmusick.taobao.com ===================================== 关注 Xmusick,关注重金属摇滚乐
< 上一篇   下一篇 >

搜索